睡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睡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乱世妖孽之狐迷[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8:57 阅读: 来源:睡裙厂家

适逢天地大乱,民不聊生,所谓国之将亡必出妖孽,忠臣必死于君王。

老夫欧阳宏为国效忠,兢兢业业,到最后却被奸人陷害,发配边疆,要不是皇后娘娘冒死求情,恐怕这条命都保不住,实在是让人心灰意冷。

卫国本来是一个实力颇强的国家,开国君主,更是一代雄主,只带1000铁骑就冲击1万人的军队,而且还三进三出,杀的敌人闻风丧胆,只是后来因为国事繁忙才渐渐的很少亲自行动,

自从开朝君主死后,就一代不如一代,到现在已经烽火四起,而国内各种矛盾激化,基本没有老百姓的活路。

欧阳宏是一个贫困人家出生,因旁边邻居是富家子弟,所以得了一个便宜,陪伴李家公子读书,而李家公字从小娇生惯养,基本不怎么用功,什么功课和课本都人欧阳宏帮忙拿,因为这样欧阳宏有了读书的机会,奋发图强而终于考试了状元,只是因为当朝太师要把他女儿嫁给他,欧阳宏不从,只能被安排到地方当县令,欧阳宏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只是更加努力,有时间只要欧阳宏去过的地方,没有不太平的,从来没有冤枉任何人,都心悦诚服,而当时皇帝需要平衡太师的实力,所以欧阳宏也青云直上,当时国家衰败的迹象也得到舒缓,只是好景不长,欧阳宏因为得到的人太多,基本当朝的官员基本都痛恨欧阳宏不顾情面的作为,每天参欧阳宏的奏折都堆成了小山,皇帝实在是厌恶了,就把欧阳宏给踢到一边了。

欧阳宏心灰意冷之下,看着国家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只能多入深山,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青山为伴,也乐得自在,没有世间的喧嚣,我们的故事就从现在开始。

欧阳宏遁世以后,每天游走于名川大山,名胜古迹,一天欧阳宏到了一个荒郊野外,天色渐晚,实在是饥饿,忽然看见一间豪宅,大约占地400多平方,装饰考究,因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以只能上前敲门,开门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伯。

欧阳宏轻声的问道,老人家我路过宝地,腹中饥饿难耐,恳请卖一些馒头果腹。老人看欧阳宏一身正气,也就请他进屋歇歇脚,欧阳宏连忙道谢,老人家真是好人啊,这个世道,真是难得,老人笑道,谁都有困难的时候,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

说话间就到了大厅,互相谦虚落座之后,欧阳宏问,老人家贵姓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偌大个家业都没有一个人出来服侍啊,老伯听了欧阳宏的话,有点伤感,

我免贵姓王,被大家抬举,称为王伯,贱内早亡,我也心疼小女,恐怕收委屈,一直没有续弦,几个儿子长大被抓去从军,至今没有消息,恐怕凶多吉少,欧阳宏连忙安慰王伯,王伯才渐渐好起来,王伯问道贵客,姓甚名谁啊,怎么不好好呆着家住陪伴家人。

欧阳宏连忙把自己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就说自己家中遭难,孤身一人,所以就四海为家,

王伯听完感慨了一下,就起身说,贵客先喝杯茶水,稍等稍等片刻,等我吩咐厨房,做点酒席,招待贵客,说完就走到了外面,欧阳宏坐了一会,一个妙龄女子从内厅走出了,身穿淡绿色的丝绸,显得十分活泼,加上皮肤雪白,面容姣好,虽不说是倾国倾城,也到了祸国殃民的地步,

欧阳宏连忙起身行礼,说道,我叫欧阳宏,是路过此地的人,因为王伯好心收留,才在此歇息片刻。

女子半掩笑颜,说道,原来是爹爹的贵客啊,到是我怠慢了,我叫王静,因为平时爹爹管的严,未曾出过远门,欧阳公子跟我讲讲外面的世界吧,这个时候王伯进来,说酒席已经备好,静儿还不请欧阳公子去偏厅用饭。

到了偏厅,桌上酒菜是否丰盛,一时间欧阳宏有点难以自制,在谦虚一下一会,就坐下,王伯让王静在旁边作陪,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伯就说年纪大了,没有办法太晚,必须去睡觉了,就让王静好好的招待。

一时间跟王静聊的十分的热络,天南北的聊着,王静越聊越投机,因为喝了几杯薄酒脸上也开始泛红,看起来十分的漂亮。

推杯换盏,月上枝头,欧阳宏觉得天色以晚,就说,王小姐,没有想到打扰那么久,我也该告辞了,王静有点不舍的,说欧阳公子晚上就在寒舍休息吧,外面是荒郊野外,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很不方便,我父亲已经准备好了房间,欧阳宏也看见太晚了,推辞了一下,就答应了。

晚上因为喝了点酒,有点难以入睡,就拿了一本书,静静的看起来,时间到了午夜时分,外面月亮正圆,听见不知名的动物在外面发出嚎叫,有点像狼,但比狼声音要低,周围开始冷起来,乌云把月亮遮住了,外面传来了阵阵的哀嚎声,欧阳宏随着声音一直像声音的放心走去,到了地方,欧阳宏悄悄的靠近,发现一个人在在哭泣,,欧阳宏小心的靠近,拍了一下肩部,那个人转过头来,一下子,欧阳宏就晕了过去了,因为他看见的是一个没有脸庞的人,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晕了过去。

等在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在草地里面醒来,醒来以后就开始往房间走,这个时候碰到了王伯刚好叫欧阳宏去吃午饭,迷迷糊糊中,午饭吃完了,我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开口问道,王伯和王静对看了一眼,就说其实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以前庄子里面还是有很多人的,只是突如其来的瘟疫,就剩下几个下人和我们父女两在了,其他的人都逃难去了,只是那个时候庄子里面死了不少人,所以从此不平静了。

王伯的解释并没有让欧阳宏满意,只是碍于情面,没有多问,稍微带了一会,欧阳宏就告辞了,不管王静怎么挽留。

出来以后,欧阳宏没有回头,快步的远离,不知道走了多久,快到晚上的时候,才走到一个小镇,镇子还算繁荣,可能因为比较偏远,所以才有难得的宁静,到了一个客栈,随便叫了几个小菜了,一壶酒,就这样将就的吃着,晚上没有什么人在,就有一个小二在,欧阳宏有点奇怪的问,小二啊,怎么晚上正是热闹的时候,怎么不见人啊,

小二回答道:客官有所不知,我们这边地方不平静,晚上经常出事,所以基本晚上都没有人敢活动,

欧阳宏有点奇怪,不太平,难道闹妖精不成,

客官说的没有错就是闹妖精,村子往前去20里地有一个庄园,庄园里面有一只狐狸精,专门截杀来往的路人,

欧阳宏心里有了迟疑,莫非就是我过夜的那个庄子,我也觉得有问题,但没有想到真相是如此的恐怖,

欧阳宏不动身色的,小二你可知道,那狐狸精为什么要杀人啊。

小二左右看了一下,客官,你问别人可能不知道,但这个事情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之前有一个道士来过这里,发现狐狸精吃人,来修炼妖法,每到月圆的时候,就是狐狸精杀人的时候,然后道士跟狐狸精斗法了一场,两败俱伤,狐狸精没有办法白天杀人,必须月圆的时候才可以,所以镇子里面的状况才好一点。

欧阳宏有点后怕,差点成为了糊涂鬼,如果不是哀嚎声吸引他出去,恐怕已经被吃下肚了,既然如此欧阳宏打算明天白天在去看看情况,想罢就直接让小二收拾一下就回房休息了。

一早欧阳宏就起来了,沿着原路开始走向庄子,到了中午的时候,才到目的地,欧阳宏发现在原地有一个土丘,土丘上面满是的白骨,层层叠叠,十分吓人,在土丘中央有一个洞散发阵阵的黑气,欧阳宏看到这一切才知道这些事情非人力可为,他是没有办法去解决的,

国家大乱,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只是总有一天道轮回,你最看不起的人会成为你为之仰视的对象。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