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睡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傻钱多硅谷正在发生天使投资泡沫

发布时间:2020-07-21 10:25:47 阅读: 来源:睡裙厂家

(原文来自VentureBeat,由虎嗅编译)

如果去问一个风投,所谓的“A轮融资危机”是否是真的,他们会告诉你是的。

接着他们会花一个小时告诉你为什么又不是真的。

“私底下说吧,我们还是有很多A轮融资的事情要做。”旧金山风投Allegis Capital创始人之一Bob Ackerman这样说到。在最近一次和VentureBeat的电话采访中,Ackerman同样谈到了整个产业这一年的表现,表示“投资活动有所增长。”

我们还是回头来看看吧:在过去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新闻报道指出某些创业者现在进行A轮融资很困难。A轮即一家公司从机构投资者那里进行的第一轮融资。以前这些创业者可以获得资金数量更少的“种子轮”投资,问题不大。但是一旦募集的资本超过120万美元左右的时候,他们力不从心了。

Menlo Ventures合伙人Pravin Vazirani在电话中对我们说,他得到的数据所显示的结果和Ackerman的判断差不多。“总体来说,获得A轮融资的公司数量依旧在增加。情况要比一两年前要好…… 在我看来,完成A轮融资的公司数量大概和2007年不相上下,或者还要高一些。”

那么,人们在抱怨什么呢?

科技媒体一直在没什么新闻的日子里刊登一些读编观点对话的内容,谈论的就是所谓A轮融资危机的话题。援引一些创业者的观点,问题出在那些负责开出大笔金额支票的机构投资者身上。一些媒体责怪创业者才是造成“危机”的始作俑者,认为他们不配获得投资。

危机还是泡沫?

但是投资者却在指责新一批的天使投资人——他们相对缺乏经验,怀揣五万美元热钱,好朋友当中有个人的app想法还挺棒的。天使就把五万美元给了他。

接下来发生的事并不是创业者的错。这个人的app很可能会大获成功,甚至在几年之内就可以出售给一家大公司了。但app是不需要A轮融资的——至少他接触的大部分A轮投资人是这么说的。于是他感到存在一场危机,但从技术角度来讲其实并不存在。正是这个又大又蠢的天使投资泡沫制造了一场假象。

Ackerman表示他见识过不少优秀的产品设计,但是这些应用程序不大可能带来风投期望的回报,也不大可能成为一家自负盈亏、有很大规模且需要风投资本的公司。所以Ackerman会拒绝这一类创业者的融资申请。

“如果你把同样的创业者群体介绍给天使投资人的话,反应就完全不同了,”Ackerman说,“接着这群创业者会到风投圈寻找A轮融资,但我们风投的看法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

按Vazirani的说法,结果就是,虽然完成A轮融资的交易数量在上升,但获得种子轮投资的公司数量增长得更快。和往年相比,这一比例严重失衡。“申请融资的创业者要比可以获得融资的人多得多。”

Ackerman认为该状况不利的一面就在于它是一种虚假的积极因素。“现在比以前更容易从天使那里要钱了,这并不一定是件好事情…… 仅仅因为你有钱写支票并不代表你应该去投资那笔钱。”

投资烂产品的傻钱

天使投资人以种子轮融资出名,因为创业者用天使的钱来设计早期产品模型,测试成品,这些工作需要相对少的资金投入——一轮规模数十万或者小几百万美元的投资即可,几个投资人联投——至少对非常早期的创业公司是如此。较低的投资额对于经验不丰富的投资人来说很有吸引力,现如今几个黑客和皮条客都可以让一百万美元投资花上很长时间,这都要感谢移动和web旺盛的渠道生态和技术平台。

“无论什么时候,当启动一个项目很容易的时候,许多没有经验的人就会纷纷涌入这个领域,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都是这样,由此产生了泡沫。这个问题会在下一个融资阶段的时候被纠正过来。”Ackerman一边笑一边说。

他指出,看上去一些学识不高的菜鸟风投把收购一家做移动应用的新公司的股票当成是买入通用电气的股票一样。(没有足够的信息和背景做支撑,这种行为更像是往一个井里扔钱,接着盼望有一个仙女拿着一桶金子飞上来。)

“有人投资的是他们了解的领域,大量的行业知识和实践经验,能够慧眼识珠,”Ackerman这样说到,他指的是做天使投资很久的Ron Conway、Esther Dyson和Kevin Rose,“就因为所有人都在做这件事,所以也要去做同一件事——好家伙,麻烦就是这么来的。”

“我的看法不同,”Vazirani表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对于那些想要创业的人来说有更多可以募集的资金,(对于风投资本家来说)也很棒因为有更多的投资机会……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健康,非常积极的现象。”

风投们可能乐于接待在沙丘路(译注:Sand Hill Road,硅谷风投一条街)挨家敲门的创业者,但是创业者并不是太开心,他们会遭到更多拒绝,并会意识到自己设计的产品只不过是一个应用程序而已。

新型天使

风投行业同样受到SEC(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要披露大量交易信息。因此会有许多信息可以供研究风投交易的机构采用。天使投资的钱和种子轮投资的钱不太一样,甚至想要找到制造种子轮投资泡沫的那些交易的信息都是很困难的。

“有天使,有超级天使,还有新增的一大批种子基金,”Vazirani说到。他表示这些投资通常情况下更多是非正式的交易——朋友之间、前同事之间、家庭成员之间或者是在投一次就退出的创业者之间。

“这是为什么(所谓的危机)并没有在数据上表现出来的原因:已完成的种子轮和天使投资交易并不在数据上。”Vazirani说,“如果这其中有大规模的增长,你不会看到。这就是人们在谈论A轮融资时遇到的情况。”

与此同时,涉足硅谷生意的好莱坞被人们议论纷纷,但Vazirani表示,“(名人)并没有为我们目前看到的增长作出一定程度的贡献,(比例)肯定在增加,但是我猜测增量中更多的部分来自这些机构性的种子基金和超级天使投资人。”

Ackerman认同Vazirani的观点,认为目前普遍缺少和这些早期投资交易相关的数据,但是他同样表示,不考虑出现了大量不够水准未获承认的投资者,也不考虑有非常多上门求风投失败的创业者,“(市场上)还是有资本的。”

泡沫的终结即将来临

Ackerman的确提到风投业内部的合并意味着创业者可能求得风投的机会少了。他同样指出,资本收益的改变,早期融资的困难程度,这两点因素将共同导致A轮融资需求的小幅下降,驱动更多投资人向私募股权和后期投融资靠拢。

尽管如此,Ackerman仍旧对一点表示信心:一个有绝佳想法且有实力的创业者不会被大风投行业所冷落,而天使投资泡沫必将终结。

“对于有好想法的优秀创业者来说,融资环境和过去一样,甚至要更好。”Vazirani在谈话快结束时这样说到,“我不认为…… 对于高质量的创业者来说融资变得更困难了。”

他表示,那些获得轻率投资的创业公司需要七八年时间逐渐成熟(或者是完全无法成长为一家公司的app应用逐渐淡出),困难的是要在这段时间内维持天使和种子轮投资的活跃度。

“我认为目前已经有(种子轮投资活跃程度下降的)迹象,”Vazirani说到,“我认为完成种子轮融资的公司数量将会在2013年开始下降。”

伙伴们,一早你就听说了。2013年的种子轮融资低迷期(Seed Funding Crunch)即将到来。

对于那些经验不丰富的投资者来说,Vazirani的话让人不太舒服:“你们会看到许多完蛋的项目。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简单直接的描述方式:死亡率将会很高。”

“开支票是最简单的环节,”Ackerman给出自己的结论,“现在有大量的天使资本涌进这个行业,几年之后将会有大量的清算…… 算总账的日子正在一天天临近。”

uni-app

前端面试经验

web前端面试题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