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睡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酒减肉可解粮食危机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6:48 阅读: 来源:睡裙厂家

“粮食危机”又来了?两个月来,国际粮价上演了好莱坞式的飙升大戏:玉米价格蹿升50%,至历史最高点;大豆和小麦价格暴涨30%。覆盖55种食品的全球粮食价格指数7月反弹6%。即便8月指数相比7月有所企稳,但联合国粮农组织仍提醒说,“需对此保持警惕”。

受此影响,8月中国CPI指数同比上涨2%,略高于7月的1.8%;环比增幅由7月的0.1%增至0.6%。中国进口的粮食有限,主要集中在大豆和玉米。作为榨油原料和生猪饲料,这两种产品价格上涨,可能促使食用油和猪肉价格反弹。有评论认为,“新一轮涨价正蠢蠢欲动”。

粮食问题真有那么严重吗

即便身处工业时代,人类粮食的丰歉还要看老天的脸色。入夏以来,俄罗斯干旱导致粮食减产,算是粮价攀升的“导火索”,俄是全球第三大小麦出口国。之后,美国遭遇“半世纪不遇”的旱灾,该国控制了全球玉米出口量的一半,以及超过35%的大豆出口。随后美国农业部下调了全球小麦产量预期,更加剧市场恐慌。粮价于是“坐上了火箭”。

但把价格波动全部归罪于“天灾”是有问题的。去年年初,全球“粮食危机”也一度搞得风声鹤唳。当时粮价暴涨的“理由”,也是气候异常。2010年俄罗斯也遭遇了旱情,澳大利亚则在收割期遇到洪水,紧接着是中国北方小麦产区遇到旱情。

不过,这些听上去骇人的灾害,最终对粮食产量的影响有限。中国去年依然创造了粮食总量“八连增”的纪录。

粮食专家们普遍认为,近年来国际粮食市场的供需关系总体没有出现根本改变。气候导致的粮食减产因素,完全没有严重到让粮食价格在短期内如此发生剧烈波动。这种基于金融期货市场放大之后的“粮价恐慌”,与真实的供求关系恐怕无关。

经历过股市暴涨暴跌的人们,很明白“价格信号”的虚妄,那不过是炒作而已。2008年的“粮食危机”,肇始于美国政府的“生物能源计划”,这一度成为粮食市场最大的炒作“由头”。玉米换石油,绝妙的乙醇汽油替代方案。这方案如今很少有人提起了。可在当时制造了世界范围内的粮食短缺预期,引发了动荡。

预期决定价格,而不是需求。在农产品的涨价狂潮中,投机资本兴风作浪,简称“ABCD”的四大跨国粮商——就是垄断了世界粮食交易量80%的“中间商”们,以及各种类型的基金、“游资”,在价格的大起大落中赚得盆满钵满。与此同时,一般国家老百姓为食品价格上涨所困,完全依靠国际市场吃饭的穷国则爆发了饥荒。

今年的“粮食危机”,很大程度上同样基于“炒作”。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粮食安全专家涅克·孔宁表示,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天气的干扰比往年更为严重,是金融投机活动放大了影响;农业咨询机构东方艾格总经理黄德钧说,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可供炒作的题材不多,美国大旱正好让资金有了施展的地方;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谢建民认为,这次美国、俄罗斯的干旱确实影响了玉米、大豆、小麦的收成,但全球谷物产量的总预测还是增产,只是幅度略低,价格上涨主因是投机炒作。

汤森路透的数据则显示,仅7月3日前的一周,对冲基金及其他大型大宗商品投资者就向美国的能源、谷物与金属市场投入约130亿美元,规模为近两年来最大。

并不是粮食不够吃,而是人们买不起粮食。这种由金融操控来决定的“价格游戏”,已经牢牢控制了人们的饭碗和口粮。今年炒作的由头还是“天公不作美”,其实毫无创意,但金融市场的“热钱”却闻风而动,不论各种减产预期是虚是实,反正先涨起来再说。

农产品的“金融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对于价格操纵者而言,没有“波幅”就没有利润。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宽松的货币政策释放了大量的货币,尤其是美元,如洪水四处泛滥。经济学家向松祚说得好:“它们(美元)不炒原油就炒黄金,不炒黄金就炒债券,不炒债券就炒粮食。”

中国社科院农发所研究员李国祥点出了“粮食危机”的本质。他认为,现在,整个国际农产品的“金融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所以每当有一个由头的时候,都会出现农产品价格的大幅波动。

比如说,即使美国农产品出口量是世界上最多的,但它现在只是在生产期,还没到收割期,最后实际产量到底如何并不清楚,而旱灾却通过国际金融市场迅速反应到价格上,人们的心理预期左右着农产品价格,农产品的金融属性越强,价格波动越明显。

中国乡村规划设计院院长李昌平用“农产品的武器化”来形容一波又一波的“粮食危机”。在他看来,粮食等农产品是老百姓的生活必需品,生产周期长,储藏费用高。绝大多数农产品的价格弹性系数小,多了价格暴跌,少了价格暴涨,自古以来就容易让投机商人囤积居奇。

国内有“豆你玩”、“蒜你狠”这些小投机商,国际上则是金融定价,包括粮食、石油等大宗商品在内,都是由国际大资本来定价,“定价权就是控制权,有控制权就一定可以赚大钱。”

这位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认为,农业发展的第一阶段是农产品短缺阶段,以追求“产量增长”为目标。第二阶段农产品供求基本平衡,以追求“价格增长”为目标。而第三阶段是农业资本全球化,以追求“市场份额”和“定价权”为目标,国际上巨型粮食企业往往通过掌控“定价权”来支配市场,甚至威胁某国粮食安全,就叫做“农产品的武器化”。

他表示,国家有关部门曾对国内几家“串通”涨价的绿豆经营企业实施处罚,后来不了了之。而一旦发生“国内农产品价格定价权的国际化”,将来有很多家外资控制的粮食企业和投机资本串通起来,导致粮食、棉花、猪肉等主要农产品价格暴涨,实施处罚和监管的难度就更大。

镇江工服定制

新疆定做西服

防静电设计工服

腰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