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睡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工为20万元工资讨薪8年无果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7:45:35 阅读: 来源:睡裙厂家

农民工为20万元工资讨薪8年无果

8年前,王三气还可以挥着长镐在工地上为生计打拼;8年后的今天,王三气已经被讨要工资耗得筋疲力尽。

2004年,灵寿县农民王三气带领80余名农民工开进石家庄市长兴街,修建道路排水工程。如今工程已经完工8年多了,然而将近20万元的工资依然讨要无果。8年间,王三气一直奔走在讨薪路上,黑发变成了白发,希望也渐渐变成了绝望。他不知道,这条讨薪路还有多长,这部讨薪血泪史还要书写多久。

打工遭欠薪,陷入讨薪门

今年60岁的王三气是灵寿县西北部山区的农民,由于地理位置所限,家中有几亩旱地,勤劳的王三气从不偷懒,日子却过得紧巴巴。为了挣钱贴补家用,2004年2月份,王三气和乡亲们听说石家庄市打算改造长兴街,需要工人,遂找到工程承揽方河北创一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第一项目部(以下简称“第一项目部”)。经协商,王三气代表82名农民工与第一项目部签订了劳动协议书,负责修建长兴街道路排水工程。按照协议,第一项目部必须在麦收前支付工资总额的70%至80%,剩余部分等工程退场时(协议原来规定为验收合格后)一次性付清。

2004年下半年,工程完工,80余名乡亲依然有近20万元的工资未拿到,就此陷入了讨薪门。

王三气说,为了早日拿到工资,他和乡亲们四处奔走,好话没少说,眼泪没少流,却没有任何效果。用工协议是王三气代表乡亲们签订的,用工紧缺时,王三气还从家乡找来一些乡亲在工地上打零工。拿不到工钱,乡亲们就将气撒在了王三气头上。王三气家中经常坐满了讨薪的乡亲,尤其逢年过节,讨薪者更是踏破门槛。王三气说,那段时间他有家不能回,不得已在外躲避,一家老小经常以泪洗面。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王三气后来多方筹措,加上从银行贷款,勉强凑够了乡亲们的工资,垫付之后独自踏上了讨薪路。王三气说,当时除了工人,还有两名厨师,还有包括他在内的三名管理人员。按照约定,管理人员的工资比工人高30%,完工之后,别说高出工人工资部分,管理人员就按普通工人的工资标准也没法足额拿到。

寄望通过法律途径讨薪

资料显示,长兴街道路改造工程由政府投资建设,当时的道路工程预算为2490万元,工程发包方为河北东方农业科技城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后来更名为“石家庄市金新华土地开发有限公司”)。2003年9月,华腾公司承包该工程之后,第一项目部又从华腾公司处承揽了长兴街道路排水工程。几经变革,当年的“河北创一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如今名为“河北双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维集团”)。在数年讨要工资未果的情况下,2008年,王三气将双维集团告上了法庭。

王三气告诉记者,当时负责记工人工作量的先后有两人,第一人记录的时间表截止到2004年10月31日,第二人是元氏人,负责记录2004年10月31日到11月6日之间的工人工作量。但是2004年10月31日之后的工作量综合表被记录者拿走了,共5万多元工资已经无据可查。

2012年9月28日,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就本案作出裁定。

法院判决书认为,尽管王三气是与第一项目部签订的用工协议,但是第一项目部为创一公司的分支机构,后创一辗转变更为被告双维集团,故应由双维集团向王三气支付劳务费及利息损失。法院认为,根据本案有据可查的工时,双维集团应向王三气支付劳务费147000多元,并自判决生效之日止,双维集团要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向王三气支付利息。对于王三气说的2004年10月31日后的劳务费,王三气无法提交证据,不予支持。

讨薪路何时画上句号?

从工程撤场到现在,已经8年多时间了,王三气的主要精力全部放在了讨薪上。8年间,王三气记不清已在灵寿与石家庄市之间奔走了多少趟。直到现在,他为了支付乡亲们的工资从银行借贷的钱还未还清。出门要债期间,为了节约一元钱,他常常一走就是六七公里。渴了,喝口凉水;饿了,啃口馒头。有时候回去晚了,他舍不得住旅店,随便找个车站或者避风的角落一呆就是一整晚。

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下来后,由于证据问题,尽管与期望的工资数额不符,但是他还是由衷地高兴,毕竟通过法律有了说法。王三气说,他满以为判决之后有了这笔钱,就能还清银行贷款,过几天轻松的日子。没想到还没高兴多久,双维集团不服判决,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如今,此案尚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不管工资该双维集团与当年的工程发包方谁来负责,王三气均希望早日拿到血汗钱,为自己漫长的讨薪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绿色征途腾讯版

仗剑天涯OL

西西三国九游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