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睡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省交通厅厅长怎么了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6:29 阅读: 来源:睡裙厂家

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董永安,交通建设领域是腐败的重灾区。

据新华网,近日有消息传出,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董永安涉嫌违纪,已被纪检部门调查处理。河南省交通厅厅长董永安因涉嫌违纪被纪检部门“双规”,这是该厅1997年以来因腐败而落马的第四名厅长。

交通工程项目的建成并投入使用,直接推动了地方经济实力的提升。然而在一些地方,伴随工程完工的,是一批领导干部的“倒下”。这种现象不仅突出表现在河南省的4任交通厅厅长身上,四川、江苏等省的交通厅厅长也都因为工程建设中的巨额经济犯罪相继“落马”。

有评论认为,“交通厅长”岗位如此高危、易腐,根源究竟是什么呢?答案其实也很简单,与“国土局长”、“县委书记”等其他高危岗位一样,无非还是这一岗位的权力太大、权力含金量过高,并且同时失去了起码应有的权力制约和监督。

一方面,这些年国家的交通建设投资规模巨大,数据显示,仅2009年一年全国交通固定资产投资就达到1万亿元,而如此巨大的交通投资,交通厅正是直接具体的承办者——巨大投资的背后,势必伴随巨大的权力以及利益诱惑。另一方面,依照目前我国高度封闭、政企不分的交通建设投资管理体制,交通厅不仅是交通建设的投资者,同时也是它的具体建设者、监管者以及最终使用者。如此一来,交通厅集“投资、建设、管理、使用”四种身份于一体,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既是老板又是政府,不仅“自收自支”,而且“自建自评”、“自监自查”。

成千上万亿的巨大利益诱惑就摆在眼前,既唾手可得,又没有充分有效的权力监督制衡机制管束,仅凭厅长个人的道德自制力,岂能抵抗得了?

在董永安之前“落马”的3任交通厅厅长,都有各自的“廉政名言”。第一任“落马”厅长曾锦城曾以写血书的方式向河南省委表白:“我以一个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我绝不收人家的一分钱,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一件事……”1997年10月,曾锦城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第二任“落马”厅长张昆桐一上任,便向河南省委领导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2001年3月,张昆桐因受贿、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第三任“落马”厅长石发亮在刚上任时也表示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教训,提出的口号是“一个‘廉’字值千金”,并将其细化成“两个原则”:“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人情工程一件不干”。结果,在2001年12月中旬,石发亮因涉嫌违纪违法,被河南省纪委调查处理。

董永安也有自己的“廉政名言”,“常修从政之德,常思富民之策,常怀律己之心。”2004年4月,在安阳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新当选市政府市长的董永安,用这3句话概括了自己的从政原则。但事实证明,这些豪言壮语只是停留在了口号的层面。

为何几任交通厅厅长都曾雄心勃勃,誓与腐败斗争到底,但最后仍在金钱面前折戟?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说明交通行业油水太大,商人要在里面分一杯羹,必然与权力结盟,一个防止腐败的好办法是将基础建设全部交由市场去做,让其充分竞争,国家只是监管方,不参与建设和运营。——张昂昂

当初一个个嘴上说的好的人,实际做起来还是那么差。在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反面教材面前,似乎有些人还是很难抵住金钱的诱惑。一个完善的价值观没有建立,一个被金钱迷惑的体系却建立了起来,这才是我们最要紧的问题。——贝拉

众所周知,四任厅长相继落马不是说“交通厅长”这个职位太危险,而是这个职位的诱惑太大了,也充分暴露了现有的体制问题。任何权利都应该受到节制,不受监管的权利必然导致腐败。事实已经非常严酷了,如果发现一个抓一个,不从根本上解决监管体制的话,还是会有第五任,第六任落马的。——程鹏丽

河南省交通厅长这个位置的传说我早有耳闻,一边当裁判,一边当运动员,这样的事只能说见怪不怪了。我倒更愿意把这个连续下马事件解读成中国经济过热、经济增长过于依赖投资拉动的指标。从这个角度说,贪官落马又多了一项正的外部性,通过分析事发官员的供职部门,为中国的政治经济版图添加新坐标,从而为宏观经济提供新的晴雨表,为经济政策的制定提供新的参考系,岂不快哉。——杨菁

在金钱面前,十有八九的人会低下高昂的头。说他们没信仰也不对,毕竟曾经他们也都辉煌过。没法评价他们是在欲望面前迷失了自己,是他们本性不坚定。毕竟,如果真的把人放在那些小说中的什么天魔阵之中能保持清明的也就是仅仅少数的那些内功深厚的得道武林高手。——杨文

非得严刑苛政,无法扭转。正是因为这种侥幸心理,自以为天衣无缝,最终还是触礁翻船。我们要想治贪,一方面是要加强监督以及惩罚力度,一方面是要扭转这种侥幸心理。建议由城市管理人员组织成一支特别监督小组,对超过一定金额的贪官进行严厉惩治。这样才有可能改变目前的闹剧。——龙在天

河南省四任交通厅长前仆后继,再次向我们提了醒:道德自律、宣传教育手段在利益诱惑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缺乏制度约束的绝对权力最终会导致绝对的腐败。反腐固然重要,但与其治病不如防病:从源头上反腐,加强制度对权力的制约;满足人民的知情权,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西铭

我们不应该问为什么一个接一个的交通厅长腐败了,相反,我们应该问的是:他们为什么不贪污腐败?换了是你我,贪污不贪污?腐败不腐败?事情往往改变了人,而不是人改变了事情,这是从微观往宏观说的。相信许多人会说,换了是我,我也会贪污。因为是制度出问题了,就这样的一个大染缸,自己是运动员,自己还是裁判员,自己做的自己来查,违法的代价比白菜价还低。权力是需要关到笼子里的,如果它自己不愿意进去,那就必须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有效方法把它关进去,只有这样,才能治病救人。——刘鹏飞

首先最为一名河南人民,我很心酸。另外,我想到一句话想与大家共勉:不做承诺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只能说,任命时,做出的所有承诺,就像你在头顶上吊起了一块大梁,偌大的责任就在你的头顶上空悬着,你将绳子紧紧的抓住以便大梁掉下来,于是注意力和意志力成为了你唯一的砝码,可是,利益的诱惑最终还是检验了一个人,做不到的,自然得到了悲惨的下场,大梁砸落,毁了自己。要么,你就不要挑起大梁,要么就认真的完成自己的使命。——何林

腐败离我们很近,常常听领导说怎么治理腐败,可是腐败只靠宣传以及自我的约束是无法完成了。没有制度的监督,防止腐败只能是一句空话。在一个就是要有腐败的整治的力度,不要让腐败的成本和白菜价差不多,同是在中国,我们的香港为什么就能把治理腐败做的那么好呢,在中国只要上级领导重视了,制度健全了,办不成的事情很少。不过话说回来了,涉及到领导的利益,领导肯定重视,只是重视的方面要正确,总之,制度要完善、监督要加强、惩罚力度要给力。——郑卫鹏

有一个新进治贪局的小孩问师傅治贪的决窍,师傅意味深长地说,就像煮汤圆,漂上来了,就捞起来,沉在下面的,不要乱搅。可能是河南省交通厅最近风水不好吧。或者也可以说是,前任的倒台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在这里,而新来的又沉不住气,着急捞回本钱,于是乎,就被轻易发现了。这无异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偷人钱包是一样的。唯一令人深思的是,为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些人仍有这等勇气?是之前本下的太狠,没米下锅了?还是自侍后台,不怕被逮?这其中意味深长啊。——陈晓龙

刚落马的董厅长实在走了一招臭棋,前面三任都因为贪污进去了,你在这个火山口还不得倍加小心,只要不出大纰漏,任期一到少说也能搞个省委常委、副省长干干。小不忍则乱大谋啊,愚蠢啊。——笔笔的笔

我没有研究过欧美的政治体系,但我觉得他们之所以廉洁,是因为权力太小了,制衡太多了,人民太“不老实”了。说瑞士的总统都没人愿意当,最后都是逼着你当(听来的,不知道真假);其中的缘由,是总统没啥权力,还天天被老百姓闹得要死。据说他们的法律要改一个条例,好像要很多人看过,反复修改,最后领导直接崩溃。所以领导都不愿意当,净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觉得要是沿用我们这种“政府拿着钱,政府说了算”的模式,他们的领导也会被疯抢的。奈何,他们的人民很明白这点。——马超

每当有官员落马,社会舆论就会去声讨他的种种罪行,什道德败坏了、什么丧失党性了,说什么的都有,难道他们就是问题的关键吗?相信同样的条件放在我们面前,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会动心,这就不个人的问题了,而是社会的问题。关键在于我们没有一个完善的监督惩罚机制,这使官员们在犯罪的时候就有恃无恐。现在,我们的政府需要做的不是利用舆论去声讨什么,而是尽快完善法律机制,堵住犯罪的源头。——李特

看着河南省交通厅这四位厅长的“廉政名言”,我觉得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古语讲“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更何况,这河水,来的是如此凶猛。我国各级领导对道路交通建设一直非常重视,乡下一直都贴着“要致富,先修路”等类似的标语。但是,我们国家政企不分的交通建设投资管理体制,确实是害了一批人……要从根本上找原因,不应仅仅要求干部的素质要过硬,其实更应该考虑的是改革这一落后的管理体制。其实这个早在毛主席时期他老人家就曾预言过。我们的同志在革命斗争中没有被打垮,却会在和平时期倒在糖衣炮弹和女人的石榴裙下(大意)。印象中老百姓其实对这些当官的没有特别高的要求,你往兜里捞可以,但是你也要想着为民谋些福利,造福一方百姓,不能光想着自己。——喻玛

男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交通厅厅长一定是个肥缺。要不然怎么会一个个前赴后继的奔着厅长而去,而且全都落马!坐在这个位置的人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交通厅被称为腐败易发领域,在这个领域一旦监督得不好,四五年就会出一个大贪官。因为四到五年,是一个厅局长逐步权力过大、膨胀乃至失去控制,而制度在一把手面前渐显无力的周期,也是一把手贪腐之心逐步积累、受贿数额逐步完成的周期。随着任期将尽,权力就要到达顶点,所以暴露的概率也就高了。所以下一个四五年,我们再来看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吧。——潘昕妙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去了,新的又有多“新”呢?在大部分还是依靠人治的政府体系中,这是必须反思的一个问题。嘴上的“放心”能否真让人放心?谁来为人民群众检验?——小迷

庆阳西装订制

无锡制作西服

江苏订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